透视拼多多财报 股价下跌不仅仅因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理性分析拼多多股价下跌原因,不仅仅是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继拼多多发布Q4和2020年度全年财报后,盘中一度跌近13%。这让我想起了去年二季度,拼多多因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GMV增速大幅放缓,当时拼多多股价盘后大跌近12%。

  历史何其的相似,但这两天媒体的讨论焦点绝大部分都放在了黄峥辞职去当科学家的这个花边话题上了,并没有客观的重点剖析下为啥拼多多此次财报数据表面上看着不错为啥股价却大跌的真正原因。

  透视财报 各项数据表明拼多多正在由高速增长转入稳定发展 不及预期

  GMV及全年营收增速放缓

  2020年,拼多多年度成交额为16676亿元,同比增长66%,相比2019年,拼多多年度成交额10066亿元,较上一年的4716亿元增长113%,年度成交额即GMV增速放缓。

  从全年营收来看,拼多多2020年全年营收为594.919亿元,同比增长97%,相比2019年全年营收301.4亿元,较上一年增长130%,从近5年的营收同比增幅来看,营收增速明显放缓。

透视拼多多财报 股价下跌不仅仅因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咱们可以看下拼多多从2016年到2020年的五年营收同比增长数据,分别为245.46%、245.46%、652.26%、129.74%、97.34%。

  四季度的净利润并未延续三季度的盈利

  四季度,拼多多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845亿元,全年净亏损为29.65亿元,均较上一年同期收窄。

  此前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拼多多官宣首次盈利。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4.664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16.604亿元。

  而且在毛利率方面,拼多多的毛利率在四季度大幅不及预期,四季度,拼多多毛利率仅57%,远不及市场预期79%。

透视拼多多财报 股价下跌不仅仅因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这或许是由于本季度成本的大幅增加,比如在社区团购这块。数据显示,本季度拼多多的营业成本因社区团购的大量运输和储藏费用投入暴增466%达115亿元,破纪录地直接从上季度的30多亿元飙升至超过100亿元。

  人均消费增速继续放缓

  截止2020年,每个活跃买家在拼多多一年的下单金额是2115元,较上个季度的1993元同比增长23%,同比增速较上个季度的27%再次放缓。

  此外由于拼多多公布了公司的2020年公司整体订单数383亿(同比增长94%),推算出拼多多客单价明显下滑,2020年整体客单价仅有43.5元,2019年的51元有所下滑。

  综上,GMV和年度市场营收增速放缓、季度净利润由盈环比转亏、人均消费增速放缓等,诠释着拼多多正在从高速增长阶段向稳定发展阶段调整。

  众所周知,市场增速一直是资本关注拼多多的重要因素。毕竟对于一个长期亏损的企业来说,增速放缓相当于已经没有了资本想象力,那股价下跌属于理所应当。而且伴随着社区团购这一重成本运营的“捆绑”,拼多多在二级市场的“受宠力”正在大幅度减弱。

  社区团购 正在侵蚀拼多多的“商业生态”

  说起社区团购,这个被资本市场断断续续捧起来的商业模式,正在成为各大零售企业目前急需突围拉新沉淀客户的新战场。但是从现状来看,不容乐观,而且成本很大。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得从内外方面来看。

  首先在内部来看,拼多多之前崛起依靠的是微信社交关系链和低价策略,在五环外圈夺了不少下沉用户。但是随着规模订单的增加,农产品货源的持续开拓,急需要优化和完善供应链方面的承载力,毕竟在传统电商耕耘过的高效物流配送市场大环境下,客户对物流效率的要求越来越高了。

透视拼多多财报 股价下跌不仅仅因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通过社区团购来发展农业消费产业,对于拼多多来说即是市场机遇和商业战略的差异化需要,更是对其商业生态闭环的终极考验。

  从这次财报的相关数据来看,拼多多对于社区团购投入的成本巨大,在竞争激烈的外部环境以及自身持续补贴的大背景下,虽然拉新了不少客户,但是无形之间拉低了整体平台的客单价,而且这些新增的下沉客户并没有多大的市场黏性,复购率相对降低,如果抛开社区团购这个高频场景,拼多多的日活将大幅降低。

  外部来看,社区团购竞争激烈。咱们先来看一组数据,据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社区团购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行业公开披露的融资事件达19起,融资总金额为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创下历史新高。

  资本的推波助澜,商业风口的持续催化,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凭借本地化的服务特性,社区团购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各大平台之间的价格战、商品同质化严重、用户收到货后与心理预期严重不符等。

  拼多多虽然依靠“百亿补贴”了不少用户,但是在年营收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在滴滴、京东、淘宝等巨头纷纷厮杀的白热化竞争背景下,这样依靠补贴求规模的道路能走多远是个未知数。

  除了外部市场竞争激烈之外,社区团购因为之前的野蛮发展而遭到了市场监管。为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去年12月底,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上,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要求各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遵守“九不得”。

透视拼多多财报 股价下跌不仅仅因黄峥辞职那么简单

  内外部环境的承压叠加,使得拼多多在社区团购的竞争中并没有多大的商业竞争力,尤其是在供应链方面,前期积累的商业生态优势或许会随着强消费体验周期的到来而变弱。

  最后再说一下,虽然拼多多一直对外声称自己的消费用户从五环破圈升级,但是从前面的人均消费客单价的增速来看,即使有百亿补贴支撑,其客单价呈增速下跌状,这也间接反映出补贴带来的高质量用户太少,可能不及官方预期。

  黄峥辞职,拼多多新的好十年开启了吗?这是一个动态问题,无法精准预测,毕竟可影响的因素很多。比如黄峥放弃了其超级投票权,未来在管理层方面,如何形成一个有效的平衡组织以及如何将战略执行力一如往常的高效落实下去,这是个问题。

来自新商纪,发布者:新商纪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37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