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股价遇过山车 2022年能摘掉假货的帽子吗?

快手股价遇过山车 2022年能摘掉假货的帽子吗?

【蓝科技综述】快手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

近日,根据脉脉网友爆料,快手裁员30%,国际业务裁员已经开始。对此,快手并没有给出回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裁员风波还在蔓延的同时,快手又因平台上主播卖假货深陷舆论中心。

知名打假人王海向浙江桐乡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快手电商“周周”轻奢高端服饰、有赞网店“周周”原创轻奢定制涉嫌生产、销售假冒LV、香奈儿、爱马仕等十余种奢侈品商品,法获利或达8千万以上。

这不是快手第一次遭遇卖假货的质疑。今年以来,快手的股价一路下挫,年内市值蒸发上超万亿港币,快手到底怎么了?

卖假货屡禁不止

去年11月,“辛巴直播带货假燕窝”事件就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了一份检测报告,直指快手主播辛巴的辛选直播间所售即食燕窝产品为“糖水”。该事件被广州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介入调查,并对辛巴以及其背后公司分别作出90万元和200万元的行政处罚。

然而,风波过后,辛巴本人又开始活跃起来。虽然复出后遭到了不少批评,不过支持者也不在少数,依旧混得风生水起。

今年上半年,又一个千万级的主播被网友扒出卖“假货”,遭到严厉的重罚。

本次售假事件中,主播由辛巴转变为二驴,假货产品也由燕窝变成了手机,随着卖假货的事情开始不断发酵,人民日报率先点评批评。

官媒指出,快手主播售卖的手机是“山寨机”,投机取巧的行为让人失望透顶,并且直言欺骗消费者不是一句道歉就行的,卖假货的还能赚大钱,真应该好好管管了。

这背后暴露了平台方丢失的监督职责。长达二十年的电商平台发展至今,算法能精准的捕捉个人喜恶,然而却还是无法破解假货的难题。

有观点认为,快手不仅为辛巴团队提供了经营场所,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商品质量做了背书。尤其在鼓吹公域流量的今天,辛巴的成功不单单是靠团队的声势,更是靠快手的流量扶持与推荐机制。在对辛巴真假不明的情况下大力倾斜资源,从这一点来看,快手也难辞其咎。

电商业务正在掉队

曾经,“平民化”成为了快手最为特色的标签,也让它拥有了粘性极强的“老铁”拥趸。

在老铁们的加持之下,快手早些年就开始了向电商的进化。2018年6、7月份,快手第一次把电商的功能向公众开放,推出了“小黄车”。

几个月之后,一位叫散打哥的快手红人通过电商直播卖出1.6个亿。在2018年的时候,这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这是直播电商的首次出圈,让大家第一次感受到了直播电商的势能。

后来快手又发现了做电商的重要优势。除了在于消费端的一呼百应,老铁们愿意购买主播们售卖的产品之外,还在于供给端的广泛货源,快手的老铁户里有大量的源头货、源头工厂、源头的批发市场或者是源头的果园、农产品的卖家。

2020年9月16日,快手宣布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5亿单,快手电商日活已经突破1亿。在过去的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成为电商行业第四极,并且仍在快速增长。

快手的直播带货如火如荼,一方面能让人们在娱乐中购物,但另一方面,观众们通过镜头看到的货不一定真实,平台如何严格把控,拒绝假货出售,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从辛巴的“燕窝事件”在到二驴的“假朵唯”手机,快手头部主播在品控方面纷纷翻车,这或许成为了快手直播电商的最大挑战。

电商业务是快手业务最为倚重的。根据快手二季度财报,快手营收362亿元,净亏损648亿元,调整后净亏损96.9亿元,线上营销服务为快手第一大收入来源,二季度较去年同期的39亿元劲增156.2%至100亿元,占总收入的52.1%,连续两个季度对总收入贡献过半。

在今年双十一之前,快手将今年的电商GMV目标从原来的7500亿至8000亿元下调至6500 亿元,与抖音电商10000亿元目标的差距越来越大。

当快手埋头解决辛巴等大主播分庭抗礼的问题之时,抖音悄然赶超,淘宝直播的“薇李”也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记录。

根据快手三季报披露的数据,前三季度电商GMV为4397.45亿元,完成了全年目标的67.65%。

快手电商业务正在“掉队”,能否完成年度GMV目标,仍存在不确定性。

快手失去光环

遭卖假货质疑、电商业务面临压力,只是快手困境的冰山一角。

今年2月在港上市后,快手的股价整体呈一路下行之势,从2月5日的开盘价338港元/股,跌落至12月9日收盘的85.75港元/股。以此计算,快手上市以来的股价跌幅达到了74.63%,年内蒸发上万亿港币。

从不久之前公布的第三季度报里,也能看到快手的一丝焦虑。

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营收204.93亿元,同比增长33.4%。但另一方面,相较于二季度经调整亏损净额47.70亿元,三季度经调整亏损净额略微提高至48.22亿元。如果同比看,亏损额的扩大幅度有些惊人,为401.1%。

前三季度总的来看,快手的亏损高达219亿元。此外,第三季度,快手的毛利率同比有所下降,从2020年同期的43.1%降至41.5%。

具体来看,影响快手毛利率降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各种成本的增加。2021年第三季度,快手的销售成本由2020年同期的87亿元,增加了37.1%到今年的120亿元,其中增幅比较明显的就包括雇员福利开支。

除了股价遭遇过山车般的表现,市场上关于快手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快手最应该做的,或许便是保护好自己赖以生存的内容生态。

在流量红利逐渐见顶的当下,快手和抖音用户画像越来越重叠已经是确定的趋势。在存量市场中如何争夺新客户,讲出新的资本故事,还需要快手尽快打算。2018年抖音月活跃用户超过快手,此后在用户数量上一直保持领先地位,成为了快手最为恐惧的敌人。

从短视频双子星到如今被舆论看空,快手在短时间内快速经历着风评的冷暖变化。内忧外患之下,快手要如何走出泥潭?留给宿华解决问题的时间或许有限。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 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商纪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4649.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12-14 09:05
下一篇 2021-12-15 14: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