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微波炉“登天”再创世界第一,格兰仕如何塑造全球标杆?

航天微波炉“登天”再创世界第一,格兰仕如何塑造全球标杆?

【蓝科技综述】进入21世纪,中国家电业从“制造”向“智造”转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从技术创新、品牌全球化到场景生态,中国家电业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是,距离在航天层面应用的产品,很多企业都无法达到这个高度。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2021年10月中,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搭载3名中国航天员顺利进入太空,将要完成为期六个月的飞行任务,航天员们的起居饮食再次受到国人的关注。而作为在中国空间站中为航天员们提供三餐营养饭菜的重要工具,格兰仕航天微波炉成功“登天”,让整个家电行业也为之振奋。

要知道,从立项到第一台航天微波炉进入太空,格兰仕花费了整整10年的时间。正所谓十年磨一剑,这也是格兰仕不断取得创新突破、产业链逐步实现自主可控的关键十年。

从行业角度分析,航天微波炉随航天员“登天”,更具有里程碑意义,甚至具有划时代意义。这不仅预示着中国家电行业有能力进入航天领域日常应用,也标志着中国家电品牌,正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引领之势。

格兰仕创中国家电业登陆航天的第一

实际上,世界上第一艘载人飞船“东方”1号顺利进入太空,可以追溯到1961年。早已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微波炉,为何却在登上太空空间站时却姗姗来迟?

据了解,根本原因在于载人飞船对于每件货物的体积、重量、抗震性能等都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例如,如何在2000Hz高频振荡的环境下,保证产品功能的正常运行;如何才能在失重的情况下,让微波炉正常工作,而且达到能耗与效率的平衡,以及如何跨越格兰仕每平方厘米不超过0.7毫瓦的内控标准,用接近0毫瓦的技术,避开空间站Wi-Fi的频段,避免干扰?

一系列技术难题的顺利攻克,都说明航天微波炉的成功研发,绝不是在普通的微波炉产品上,进行简单的升级改造,而是格兰仕研发团队在微蒸烤领域上的全新探索与技术突破。

“有机会给国家做点贡献,也是一种荣誉。”回顾10年前接下航天微波炉这一“登天”任务,格兰仕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如是说。

格兰仕十年磨一剑,只是为了成功将航天微波炉送至太空。很显然,这只是格兰仕技术创新以及坚持独立自主谋发展的一个缩影。这种创新精神,正是格兰仕甚至我国家电品牌走向自立自强的内核。

以格兰仕自主研发磁控管为例。据了解,当1998年格兰仕做到产销世界第一之时,称为微波炉“心脏”的核心部件磁控管技术却还被发达国家厂商牢牢控制。为了破解“缺芯”问题,将发展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格兰仕痛下了“砸锅卖铁”都要研发出磁控管的决心。

次年,格兰仕立项自主研制磁控管,大力发动国内专家和上游合作伙伴共同攻关,最终在曾经为军事研究所研发配套电镀的专家指导下,解决了电镀银、镍、铜等不耐900℃高温的技术难题,确保了量产微波炉的电镀质量。

不过,格兰仕随后又相继遇到了工业基础配套过于薄弱,原材料绝大部分需要依赖进口的问题。而且,微波炉产品供应链以及生产设备配套不够齐全,也无法支撑格兰仕的产能需求。为此,格兰仕甚至不惜短期牺牲自己的利益,主导推进并完善了行业的供应链生态。

与此同时,格兰仕也组织了一批设备骨干团队,把绝大部分生产线设备通过自主研发、生产、制造出来。正是这样,格兰仕通过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先后解决了原材料、供应链再到生产线配套的系列难题,从此彻底提升了生产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格兰仕在航天微波炉成功登入太空后,人们对于未来外太空厨房的无限遐想,也让格兰仕提出的“宇宙厨房”概念备受热捧。据了解,格兰仕DR空气炸微波炉,便是格兰仕基于航天微波炉最新科技成果推出的“宇宙厨房”概念产品。

格兰仕太空微波炉技术创新体现在哪里?

人类登上太空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实际上,登上空间站的家电品牌却并非只有格兰仕。早在1960年10月,惠而浦也接到一笔特殊的订单:航天局秘密要求惠而浦制造一整套能在太空运作的定制厨房。为了完成在零重力条件下运作的厨房设备,科研团队奋战近十年,最终成品包括一个小型冰箱、冷冻柜、三腔烤箱、自热水系统、食品储存柜和干湿垃圾处理装置。

尽管1969年,惠而浦的系列航天产品惊艳亮相后,也令全世界为之惊叹,但是在食物加热效率方面,依然有很大的局限性。例如,从过去到现在,太空食品加热的手段早已发生了颠覆式的改变。过去在太空,航天员并非没有办法吃上热饭热菜,直到后面技术更新,食物加热的时间也从10余年前的4个小时,缩减到1个人的一餐饭,大约需要加热半小时。

如今到神舟十二号,航天员拥有了全新的微波炉加热方式,只需要7分钟内便能完成3名宇航员的一餐主食。由此可见,格兰仕在微波炉技术上的创新与革命,已经突破了行业历史水平,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技术标杆。

其二,进入航天空间站的家电产品,是国家层面精心甄选的品牌,代表国内家电行业的最高技术水平,这背后是格兰仕的创新基因在驱动。

据了解,格兰仕一直在技术创新与智能制造转型方面不遗余力。例如,2019年,面临“卡脖子”问题时,格兰仕开始布局芯片。据介绍,格兰仕投资的科技公司从芯片到处理器,再到边缘计算,已经全方位推动了商业化。

2020年1月,由格兰仕和恒基(中国)、赛昉中国共同投资的跃昉科技正式落户顺德,并投资建设世界级开源芯片基地,也标志着格兰仕从设计、研发到生产,全部自主化。目前,跃昉科技已经推出两款国产开源芯片“BF-细滘”、“NB-狮山”,让其“造芯”梦想逐步落地。

靠创新基因布局全品类健康家电,也成为格兰仕更广阔的愿景。格兰仕厚积薄发,是背后创新基因落地开花的结果,是一个企业永续经营的根本。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 未经授权任何网站及平台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商纪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4703.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1-12-21 09:49
下一篇 2021-12-21 12: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