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控费裁员求生

对爱奇艺而言,或许可以通过持续的降低成本与费用来达到盈利的目标,但失去增长空间,也就失去了对资本的吸引力。

3月2日美股收盘,中概股涨跌互现,其中爱奇艺(IQ.US)收涨21.50%,股价盘中涨幅一度接近40%。

盘前,爱奇艺发布了2021Q4及全年财报,公司第四季度Non-GAAP运营亏损5.2亿元,运营亏损率由上年同期的13%大幅收窄至7%;全年来看,2021年爱奇艺总营收306亿元,non-GAAP运营亏损30亿元,运营亏损率从上年同期的15%收窄至10%。

爱奇艺控费裁员求生

这是爱奇艺自控费和裁员之后取得的成绩单。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2021年第四季度起,爱奇艺推出一系列优化组织结构、聚焦核心业务的举措,显著提升了运营效率,将努力在2022年进一步实现运营盈亏平衡。

尽管“瘦身”取得成效,但去年四季度爱奇艺的日均订阅会员总数为9700 万,同比减少570万;与此同时,互联网广告寒冬中,公司第四季度的广告收入同比减少了10%。

据此判断,在爱奇艺节衣缩食过苦日子的时候,其营收端的增长困境依旧存在。财报显示,爱奇艺第四季度总营收为74亿元,同比下滑约0.93%;2021财年爱奇艺总营收为306亿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3%。

这也意味着,面对亏损和增长乏力的双重困境,爱奇艺仅仅断臂求生还不够,如何让近乎停滞的主营业务重回增长,是摆在管理层面前的另一大难题。

“瘦身”措施显成效

2021年第四季度,爱奇艺总营收73.89亿元,尽管略超市场预期的73.05亿元,但跟上年同期的74.58亿元相比,仍同比下滑了0.93%。

市场对爱奇艺的营收增速放缓已有一定预期,历史财务数据显示,过去6个季度,爱奇艺的营收增速从未突破两位数,甚至在去年的第三、四季度双双录得负增长。

2021年全年,爱奇艺总收入为306亿元,比2020年微幅增加3%。归属爱奇艺的净亏损由2020年的70亿元收窄至62亿元 ,运营亏损也由2020年的60亿收窄至45亿元,non-GAAP下,运营亏损由2020年的45亿元降至30亿元。

单从第四季度来看,爱奇艺当季的运营亏损为9.75亿元,运营亏损率为13%;而2020年同期运营亏损为13亿元,运营亏损率为18%。

非GAAP下,第四季度公司运营亏损为5.16亿元,非GAAP运营亏损率为7%;而2020 年同期非GAAP运营亏损为9.41亿元,运营亏损率为13%。

但其第四季度净亏损仍有扩大趋势,第四季度为18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5亿净亏损相比,同比扩大20%。

尽管如此,爱奇艺管理层还是十分满意。财报中,龚宇表示,“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降本增效并优化组织架构,成效非常令人振奋。”

早在去年三季报电话会中,龚宇就表示接下来重点是开源节流,砍掉低效率业务和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

此后的爱奇艺便开始裁员和业务同步收缩。据《第一财经》报道,去年12月初以来爱奇艺的裁员比例在20%至40%之间。

裁员主要涉及业务岗,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智能制作、随刻、VR业务等。同时,爱奇艺的“边缘业务”,如游戏等业务线,是裁员重灾区;主营业务,如视频业务,裁员波及较小。

3月1日晚上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龚宇详细解释了公司开源节流的措施。其中除了组织结构优化之外,还包括在内容方面更精细化的在内容制作、内容采购和内容运营方面做精细化选择与运营。

对于头部内容,爱奇艺通过宣传获得更多收益;对于播出效果“不好的内容”减少采购,提升内容制作水平。除此之外,对长尾内容加强运营,从而发挥更大的价值。

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公司内容成本为49亿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5%,得益于公司努力控制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

与此同时,裁员后,公司的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较 2020 年同期下降 17%,主要是营销支出和股权激励费用减少,部分被与优化组织结构相关的非经常性员工遣散费所抵消。

此外,第四季度,公司研发费用较 2020 年同期增加 15%,增加主要是由于组织结构优化相关的非经常性员工遣散费。

大力削减成本之下,爱奇艺的毛利率从第三季度的7.4% 提升到四季度的11.9%,高于2020 年四季度的9%,也高于分析师一致预期的8.2%。

龚宇称,要在保持收入份额与用户端流量的市场份额合理的前提下,公司会降低人员、内容成本以及市场成本,采取各种措施降低来这些成本和费用。

会员数下滑、广告业务遇冷

一系列列节源开流措施,让爱奇艺的运营亏损收窄,管理层看到了盈利的曙光。但爱奇艺的困境不止常年亏损,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是另一大挑战。

根据财报,2017年到2019年,爱奇艺净亏损从37亿元扩大到103亿元。到了2020年稍有好转,但净亏损仍然达到了70亿元。尽管2021年进一步收窄至62亿元,但距离真正实现盈利仍遥遥无期。

与此同时,爱奇艺的主营业务增长也近乎停滞。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度,爱奇艺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11%、55%、44%、16%和2%。

2021年,爱奇艺的营收增速仍然是个位数的3%,其中四季度总营收同比下滑近1%。

按收入构成划分,爱奇艺营收主要来源会员服务收入、线上广告服务收入、内容分销和其他收入几个部分。

2021年第四季度财务业绩显示,上述公司四大业务中,除会员业务增长外,其他三大业务均为负增长。

其中,第四季度会员服务收入为41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7%,主要得益于月度平均单会员收入(ARM)的增长。ARM在四季度为14.16元,2020年同期为12.45元,2021年第三季度为13.65元,四季度环比上涨了约0.5元。

值得注意的是,会员收入增长,靠的是用户支出更高的订阅费,而非吸引更多的付费用户。

去年12月15日,爱奇艺宣布订阅费涨价。其中,连续包月由19元上调至22元,连续季卡由58元上调至63元,普通月卡则由25元上调至30元,普通季卡由68元上调至78元,年卡会员费不变。

这是爱奇艺继2020年11月首次涨价后,又一次涨价会员费。

取消了超前点映,让爱奇艺、腾讯视频们有了涨价的底气,但用户却不买账。财报显示,第四季度爱奇艺日均订阅会员总数为9700万,同比减少570万,环比减少了770万,跌破1亿大关。

通过涨价手段提升了核心会员服务收入,公司的其他业务却不可避免的出现下滑。第四季度,爱奇艺的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为17亿元,同比下滑10%;内容分发营收为7.62亿元,同比下滑5%。

包含文学、直播、游戏、漫画、电影票、轻小说等在内的其他业务收入为8.42亿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 12%。

对于第二大业务广告收入的下滑,公司解释为,主要是由于当季发布的优质内容延迟以及充满挑战的宏观经济环境。

从整个大环境来看,当前互联网公司的广告业务都不太景气。自去年三季度以来,百度、腾讯等大厂的广告收入增长均有不同程度的放缓。

除了受大环境影响,爱奇艺的广告业务还有自身的局限性。据悉,爱奇艺广告包括 App 内的广告,以及与影视综艺相关的赞助广告收入,后者也就是俗称的“广告植入”。

2月24日,《人民日报》发文称,当前,一些植入广告存在不顾影视剧情生拉硬套、贴片广告时长过长等问题。这不仅会降低观众的收看体验,同时可能涉嫌违反法律法规,潜藏着虚假夸大宣传、侵害消费者权益的风险。

文章指出,无论是从保护用户合法权益来说,还是从规范广告市场秩序而言,都有必要对植入广告进一步加以规范。

如果后续有相应监管措施落地,或将给爱奇艺的广告业务带来更大的压力。

遭受短视频冲击

电话会议上,在回答分析师有关长视频市场竞争格局的问题时,龚宇表示,国内长视频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特点是追求效率、追求减亏,最终追求盈利,而不是之前的追求市场份额与高速增长。

言下之意是,爱奇艺将放弃过去烧钱换市场的战略,转而着手当下开始精耕细作,更加理性经营,追求经济效益。

在此背景下,公司管理层给出了大致的盈利时间表,要力争2022年全年实现non-GAAP运营盈利,且尽快实现单季度non-GAAP运营的盈利。

然而,即便爱奇艺回过神想要向投资者展示盈利能力,市场环境的巨变却对长视频不利,尤其是长视频遭到了短视频前所未有的挑战。

正如龚宇所言,长视频市场的总时长正在下降,这已经成为客观现实,并且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易观数据显示,2019-2020年,短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从27.39%提升到了33.73%,长视频类应用的使用时长占比,则从34.21%下降到了30.45%。

此外,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达8.73亿,领先于综合视频。

况且,当前短视频对长视频的侵蚀仍未停止,失去流量的长视频,不再处于互联网的中心位置。再加上付费会员增长陷入瓶颈,导致收入增长也止步不前。

有分析认为,对爱奇艺而言,或许可以通过持续的降低成本与费用来达到盈利的目标,但失去增长空间,也就失去了对资本的吸引力。(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

来自新商纪,发布者:新商纪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510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3-04 17:24
下一篇 2022-03-04 19:4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