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领科技倒在B轮融资,或是半导体降温来袭

曾经立志成为“中国高通”的IC芯片巨头诺领科技,如今却倒在了B轮融资上就是“芯片热潮”演变成“芯片寒流”的最强佐证。

诺领科技倒在B轮融资,或是半导体降温来袭

 

【蓝科技综述】近几年,众所周知的是投资半导体行业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持续看好。特别是在2021年,芯片价格惊人的上涨,体现在一级市场的投资热情高涨,二级市场则反映在芯片概念股股价一路飙升。

但从2021年底开始,尤其是进入今年以来,芯片行业开始出现库存居高不下、急速降价的情况,显然与此前火热的“芯片潮”形成了十分明显似“冰与火”般的对比。

现在,这种“芯片潮”的退热现象已经蔓延到了资本市场。在2022年上半年,一些半导体公司在全球二级市场的估值不断下降,更是加剧半导体概念股陷入股价狂跌漩涡,新股破发更是频频出现,而手机和可穿戴设备的销量也在不断下降;一线市场上也反应剧烈,特别是在有着大量的射频芯片和蓝牙芯片企业的消费半导体领域也逐渐失去了投资圈的青睐。

曾经立志成为“中国高通”的IC芯片巨头诺领科技,如今却倒在了B轮融资上就是“芯片热潮”演变成“芯片寒流”的最强佐证。

一、生于科技光环,死于时间洪流

其实在5G网络部署基本已经完成,物联网行业整体处于全面爆发的前夕,很难想象拥有高学历、高履历创始人团队的诺领科技会走向倒闭。

诺领科技的创始人孙晓骅可谓是自带“科技光环”,清华大学毕业有麦吉尔大学博士学位,历任思科、高通这些国际通讯巨头企业任职,15年以上的混模电路设计和带队经验,更有数十项低功耗混模设计专利。在高通任职期间还带领团队完成了基带射频芯片SerDes模块市场定义,而这一技术还用在了几十亿颗高通核心芯片上。

孙晓骅带领之下的诺领科技,在2018年底首款NB-lot芯片NK6010流片面世,2019年实现了OTA,在2020年还获得了2亿元的B轮融资,同年底该芯片先后通过了移动芯片认证测试,电信模组入库测试。

无论怎样看都是一个高起点的好开端,如何又跌落神坛?

这大概是因为诺领科技太过于“年轻”。芯片本身就是一个着眼长期投资的行业,例如华为的海思,从2004年开始到今天的壮大,就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而国际芯片巨头高通成立于1985年,经过四十年的发展,才敢称一声“芯片巨头”,但发展到现在也还有许多技术难点需要突破。

任正非曾一语中的“芯片是急不来的,不仅与工艺、设备、耗材问题有关,还要脚踏实地,不能泡沫式地追赶!”在此之前,国内某芯片企业就急于建立14nm及7nm逻辑工艺生产线,急于打造先进制程工艺芯片,但最后资金链断裂,大陆唯一一台的7nm工艺光刻机被抵押,诸如此类,或许解答了诺领科技倒下之谜。

二、喧嚣过后的落寞

“芯片涨价潮”曾持续了将近20个月,半导体投资市场的生机盎然与半导体企业利润的高速增长引领了一片喧嚣的投资热潮。根据Wind数据,在公布业绩的半导体企业中,2020年实现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达556.12亿元,同比增长1.5倍,再创历史新高。

喧嚣过后的落寞是半导体行业如今遇冷的真实写照。

据SIA(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全球半导体销售额为1,517亿美元,同比增长23%,环比下降0.5%。据Gartner预计,2022年全球半导体收入增长13.6%,相较于2021年的26.3%有明显下滑。

可见全球半导体市场的增速正在放缓,半导体市场正在迎来一个从热向冷的周期性转变。

半导体市场“降温”还直接反映在了二级市场上。据统计,今年3月-4月,科创板新股首日破发比例高达77.8%。其中包括赛微微电、唯捷创芯-U、格林深瞳-U、长光华芯等新股。

从企业端的盈利向下趋势也开始释放“芯片遇冷”的不安信号。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9日,已有126家半导体公司公布2022年第一季财报,其中16家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或亏损。其中传感器芯片龙头韦尔股份日前披露,受疫情、消费电子产业疲软等影响,今年一季度净利润8.96亿元,同比下降13.9%,存货达到104.7亿元,同比增长接近86%。

三、冲破需求枷锁,或能向阳而生

据业内人士分析,“好景不再”的半导体行业集体遇冷,或与产业链上游消费电子需求疲软有关。

据市场调研机构CINNO Research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内地市场智能手机SoC(系统级芯片)出货量约为7439万颗,同比下滑14.4%,3月单月出货量同比下滑高达24.7%,环比下滑幅度也达14.6%;同期,全球AMOLED智能手机面板出货约1.52亿片,较去年同期下滑8.0%,较去年第四季度环比大幅下滑28.4%。

由于终端消费电子市场下滑,使得上游半导体的订单也有所减少,手机、PC、汽车等市场目前持续下滑,预计二季度下游市场难以反弹。而从一季度消费电子市场增长速度放慢开始,就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对半导体的需求量增长。换句话说,“供血不足”,自然也就没有了动能。

除此之外2022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导致部分工厂和地区停工,同时,乌克兰局势导致部分半导体材料价格增长。这都影响了半导体的后端供应,导致制造商延长了交货时间。此外,在生产水平有限的情况下,大多数半导体制造商向大客户做出了保障供货承诺,关键产品线都已售罄。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具有规律性与周期性的,或许当新冠疫情开始好转恢复、全球经济开始复苏后,消费电子市场得以供需平衡,半导体也同步开创新的赛道增长点,那么需求端的枷锁或将得以突破,向阳而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商纪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6079.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8-09 21:59
下一篇 2022-08-10 12: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