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进军实物电商后,阿里发力网约车

“滴滴想变成阿里,阿里想再造一个滴滴,双方肯定会直接赤膊上阵厮杀,就看什么时间,谁来开第一枪”,前述分析师认为,此时的网约车、出租车市场很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欧洲,阿里与滴滴都希望通过战争获益。

12月22日,据《网约车内参》消息,从12月23日开始,广东中山滴滴快车非特殊时段(23:00-5:00)的基础费、里程费、时长费全面下调。在此之前,阿里旗下哈啰出行网约车业务“哈啰打车”已在广东中山运行2个月。

哈啰出行服务正从“两轮”服务向“四轮服”服务延伸。据哈啰出行副总裁、普惠用车事业部总经理江涛此前透露,哈啰打车月底将在河源、汕尾、惠州等更多城市上线。

业内人士认为,滴滴此举系对阿里布局网约车的狙击。同时从哈啰网约车首城便开始关注,证明了滴滴对未来与阿里竞争的敏感性。

自滴滴布局实物电商后,阿里也加速了网约车赛道布局。

近日,移动出行公司“享道出行”宣布完成超3亿元A轮战略融资,由阿里巴巴和宁德时代共同投资。同时,享道出行还将获得阿里系出行平台高德地图提供的数据技术、人工智能、地图导航等资源扶持。

公开资料显示,享道出行覆盖网约车、企业用车、个人租车和出租车业务等核心出行服务,与滴滴主营业务形成全面直接竞争。据业内专家介绍,目前享道出行在部分地区已经能与滴滴一较高下。

高德打车日前也启动了“好的出租”计划。该计划预计将在一年内为高德出行平台接入300家出租车公司,100万辆出租车运力。这一计划被视为高德对滴滴的一次偷袭。今年9月,滴滴出租车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好的出租”与“快的新出租”不仅名字雷同,业务也极尽相似。

2019年8月,高德地图将定位从导航工具全面切换为“国民出行平台”,提出“一站式出行解决方案”,接入享道出行、T3出行、峡客行、及时用车等近40家出行企业。

“阿里重视一个赛道时,喜欢以‘投资扶持创业公司+业务线亲自下场’的组合方式确保最终胜利”,接近双方的业内分析师认为,目前阿里系出行企业已经在网约车、出租车等滴滴核心业务上对滴滴形成合围。当前滴滴正抽调大量精锐支援橙心优选,对希望弯道超车的阿里系来说是一个不会轻易放过的战机。

蛰伏5年的“阿里出行”

早在移动出行还没成为“风口”的时候,阿里便已经开始在赛道布局。快的从天使轮开始就收到了阿里的投资,2013年到2015年间,阿里连续投资快的打车,总金额近7亿美元。

所谓消费互联网,故事怎么讲都离不开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其中“衣食行”三个高频场景,便成了以流量逻辑互联网的兵家必争之地。早年通过淘宝、天猫,阿里已经完成了“衣”这一场景的稳定覆盖。近年来支付宝、饿了么与美团肉搏厮杀的则是“食”的场景。

“行”的场景,阿里自然也不容放过。蔡崇信曾评价智慧出行“有望成为未来增长速度最快,也最具想象空间的产业领域”。蚂蚁金服投资企业立刻出行创始人王杨曾公开表示,“未来的出行公司将是一个大的生态,也一定会出现比目前的阿里巴巴、腾讯的体量还要大的公司。”

甚至对以交易起家的阿里来说,出行业务不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而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借助高频出行场景,滴滴可以反向拓展支付、实物电商等功能,近期滴滴支付、滴滴月付、滴滴电商密集上线就是最好的例证。因此2015年快的与滴滴合并,作为股东的阿里赚了5800倍,但在马云和张勇看来,“是一个失败的例子”。

丢掉出行第一战之后,阿里从未放弃过与滴滴的竞争。

5年间,阿里内部生长出了超过20个涉及出行生态的BU。据燃财经统计,期间阿里投资、并购了30多家海内外出行公司,业务涉及网约车、共享单车、出行平台、造车、地图导航等领域。代表公司包括高德地图、ofo、哈啰单车等。在监管政策密集出台,滴滴顺风车两起杀人案件将网约车行业拖入冰点的2018年,仅凭公开数据统计,阿里在出行领域的投资也超过了50亿美元。

△图片来源:燃财经

除了投资并购补强业务外,阿里还通过抢先与头部企业合作,占据行业稀缺优质资源。例如与广深铁路、长三甲地铁合作渗入地铁、公交支付场景,与车企合作研发车载智能操作系统等。

一场蓄势待发的战争

“目前滴滴比较在意的是高德,高德在打车、自动驾驶等方面形成了对滴滴的直接冲击”,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双方在人才上也进入军备竞赛,“高德出行核心骨干很多是从滴滴挖过来或主动跳过来的”。

用电商类比如今的网约车市场,滴滴类似京东,主要靠自营;高德地图则类似淘宝,将地图导航产生的流量向其他出行服务公司分发。对比目前阿里、京东两家电商企业估值,不难发现“阿里模式”更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对滴滴来说,做不了“阿里模式”,最大的瓶颈在流量。据瑞咨询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滴滴出行APP日活用户数在1300万左右。而据高德地图2019年10月披露的数据,高德地图日活超过1.15亿。两者相差近10倍。“不仅对比高德地图,1300万日活在一线互联网公司中都排不上号。”

如果不解决流量问题,随着其他出行企业扩充运力,滴滴未来很可能只能成为巨型流量平台的一个出行服务供应商——一家披着互联网外皮的出租车公司。

这显然不是滴滴愿意见到的。2020年年初程维提出的集团的“0188”增长战略中,就重点强调了“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全球月活跃用户超过8亿”。这也是为什么2020年滴滴“频频跨界”狙击阿里,推出滴滴地图,滴滴支付,花重金发展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上线实物电商的原因——获取更多流量,并将流量留在滴滴业务场景中。

2008年到2014年是创业公司成长的黄金窗口期,彼时阿里、腾讯都以财务投资为主,并愿意跟对方坐到同一个董事会上。这一窗口期随着2014年阿里投资全面转向战略投资而消失。拿了阿里、腾讯的钱,并获得独立发展的创业者有两个,第一个叫王兴,第二个叫程维。

目前美团已经与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全面交战。

“滴滴想变成阿里,阿里想再造一个滴滴,双方肯定会直接赤膊上阵厮杀,就看什么时间,谁来开第一枪”,前述分析师认为,此时的网约车、出租车市场很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的欧洲,阿里与滴滴都希望通过战争获益。

来自新商纪,发布者:新商纪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btimes.net/368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